集團新聞

煤炭產業進入精準開采新時代
 
單位: 作者: 時間:2018-10-17 來源:中國能源報  瀏覽量:278
今年1-7月,我國煤炭消費同比略增3.4%左右,盡管略有反彈,但與2013年的峰值水平相比,煤炭消費量長期下降已是大勢所趨。
福禍相依,不要總認為煤炭消費比重下降對煤炭行業是壞事,應該繼續堅持節約、清潔、安全的發展思路,聚焦煤炭精準開采、清潔高效利用,力爭用最少的煤礦數量、最小的開采麵積、最小的煤炭消費量支撐中國的能源需求。出於安全生產、生態環境和節能降耗層麵考慮,我國煤炭行業必須要持續推進煤炭資源高效回收及節能戰略。這意味著,煤炭行業正處於一個重大的轉型期,逐步進入一個安全智能精準開采新時代。
綠色煤炭資源隻夠四五十年
我國煤炭的基本國情是資源稟賦複雜。煤炭資源分布差異大,極薄煤層與特厚煤層、近水平與急傾斜煤層廣泛分布,開采條件極其複雜。煤炭開采受煤與瓦斯突出、衝擊地壓、煤自燃、水害、粉塵等災害威脅嚴重,安全開采難度大。
在我國已探明的煤炭資源中,埋深在1000米以下資源量占53%。隨著淺部資源枯竭,煤炭采深以平均每年10-25米的速度增加,且深部煤炭資源安全開采威脅巨大,深部瓦斯、衝擊地壓等災害相互耦合,成災機理複雜,防治愈加困難。
在煤炭開采過程中,普遍存在“棄薄采厚、挑肥揀瘦”現象,礦井資源回收率平均僅50%左右,與發達國家約80%的回收率有較大差距,造成原設計80-100年服務年限縮短一半。在節能領域,煤炭生產噸煤能耗大,2012年原煤生產耗電28.4千瓦時/噸,煤炭生產綜合能耗17.1千克標煤/噸。
近年來,依靠科技進步,煤礦安全開采形勢持續好轉:在我國煤炭產量逐年增加的同時(從2000年的13億噸增加到2017年的35.4億噸,增幅達172.3%),百萬噸死亡率從2005年的2.76降至2017年的0.106。
但是,煤炭安全開采形勢依然嚴峻:雖然煤礦瓦斯、頂板、水害等事故率逐年大幅下降,但重特大事故仍然時有發生,社會影響惡劣;煤礦百萬噸死亡率與世界發達國家相比仍存在較大差距,目前是美國的5倍,是澳大利亞的11倍。
解決這些問題,就需要“刀口向內”,以精準開發方式,推進綠色煤炭資源發展,同時最大限度保護資源、生命和環境。綠色煤炭資源量是指能滿足煤炭安全、技術、經濟、環境等綜合條件,並支撐煤炭科學產能和科學開發的煤炭資源量。基於現有技術條件,我國可供開采的綠色煤炭資源量極其有限,隻有5048.95億噸,不足探明煤炭儲量的一半,占全國預測煤炭資源量5.97億噸的十分之一。按國家能源需求和煤炭資源回收現狀,綠色煤炭資源量僅可開采40-50年,未來或將大麵積進入非綠色煤炭資源賦存區開采,煤礦安全勢必麵臨巨大難題。
安全、智能、精準一個不能少
2016年,筆者首次提出“煤炭精準開采”科學構想,引發行業內外廣泛熱議。2017年8月8日,“煤炭安全智能精準開采協同創新組織”在淮南理工大學成立並揭牌。如今,煤炭安全智能精準開采是未來采礦的必由之路,已成為行業共識。
“煤炭精準開采”是將煤炭開采擾動影響、致災因素等統籌考慮的煤炭無人(少人)智能開采與災害防控一體化的未來采礦技術。其科學內涵是,基於透明空間地球物理,以多物理場耦合、智能感知、智能控製、物聯網、大數據、雲計算這些信息作為技術支撐,具有風險判識、監控預警與處置功能等安全開采技術為支撐的智能無人安全開采。
隨著新形勢的發展,“煤炭精準開采”又增加了新的內涵。
首先,要考慮在安全方麵實現精準開采,如果安全問題都解決不了,其他就如同無本之木。
其次,要實現智能化。過去,我國煤礦根本談不上智能化,連最基本的機械化也有很大差距,平均采煤機械化程度隻有45%,國有重點企業為82.7%。相比其他行業,煤礦信息化、無人化、智能化水平尚處於起步階段。未來,煤炭產業必須由高危勞動密集型升級為高精尖技術密集型:每個礦100人以內,90%的人在地麵作業,10%的人在井下做生產準備、巡檢;信息化、自動化、智能化水平以及回收率、效率等指標會達到較高水平。
但僅僅是智能化仍然不夠,最終目的還是要實現精準開采,對煤礦資源、開采之後的狀況做到先知先覺,開采過程中的機器設備、係統運行都能夠實時感知,達到航空航天一樣的水平。
從技術路線來看,精準開采有自己的路線圖:第一步,2035年以前,是地麵和井下相結合的遠程遙控無人開采階段,實現操作人員在監控中心遠程幹預遙控設備運行,采掘工作麵落煤區域無人操作;第二步,2035年到2050年,真正實現智能無人精準開采,突破地麵遠程控製的智能化與信息化、可視化煤炭無人采與智能感知、災害智能監控預警與防治等技術。
如今,煤炭開采從傳統的人力礦山、機械礦山到信息礦山、數字礦山並逐步向智能礦山演進,安全智能精準開采正在成為現實。據統計,自首個無人開采工作麵——黃陵一號煤礦1001工作麵試驗成功以來,我國已有70餘個采煤工作麵實現智能無人開采。幾代煤炭人期待的“有人巡視,無人值守”智能化無人開采由夢想變成現實。
加強產學研協同創新
目前,煤炭精準開采發展還麵臨諸多挑戰,主要表現為多種煤岩動力耦合災害治理研究尚不成熟,隱蔽致災因素動態智能綜合探測技術缺乏,基於大數據的煤礦重大災害預警平台及新技術研究尚未開展等幾個方麵。
為此,煤炭安全智能精準開采模式需要盡快研究並突破以下幾項關鍵技術:一是要精準掌握煤層賦存條件,實現地質構造、陷落柱、瓦斯等致災因素高清透視,打造具有透視功能的地球物理科學支撐下的“互聯網+礦山”;二是要研發新型安全、靈敏、可靠的采場、采動區及災害前兆等信息采集傳感技術裝備,形成人機環參數全麵采集、共網傳輸新方法;三是要突破多源異構數據融合與知識挖掘難題,創建麵向煤炭精準開采及災害預警監測數據的共用快速分析模型與算法;四是采用“三位一體”科學研究手段,研究煤礦災害致災機理及災變理論模型,實現對煤礦災害的自適應、超前、準確預警;五是要探索多場耦合複合災害知識庫構建方法,建立適用於區域性煤礦開采條件下災害預警特征雲平台;六是以采煤機記憶切割、液壓支架自動跟機及可視化遠程監控等為基礎,以生產係統智能化控製軟件為核心,研發遠程可控的無人精準開采技術與裝備;七是要融合計算機網絡技術、現代控製技術、雲計算技術於一體,將互聯網技術應用於雲礦山建設,把煤炭資源開發變成智能工程或車間,建設基於雲技術的智能礦山。
煤炭科技創新,不搞產學研協同合作,就是死路一條。因為各方優勢可以互補:高等院校主要從事基礎研究,科研機構主要從事技術裝備研發,大型煤炭企業主要從事成果應用推廣及示範工程建設,形成產、學、研協同創新體製。隻有各展所長、協同創新、聯合攻關,才能破解難題、引領行業,如果各幹各的,一個教授一個團隊,一個單位一個團隊,難以實現創新。
“煤炭安全智能精準開采協同創新組織”成立至今,一直致力於推動煤炭安全智能精準開采從科學構想變成理論與技術現實。目前,該組織邊研究邊轉化邊示範,已經基本實現了煤與瓦斯的精準共采,並在液壓支架自動跟機、采煤機記憶截割、工作麵視頻監控技術與裝備等方麵取得重大突破。通過產學研協同創新,組織成員單位在信息智能傳感傳輸、互聯網+大數據信息處理、災害智能預警與防控、智能采掘技術與裝備等領域進展顯著。
麵向未來,建議政府主管部門更加重視煤炭行業科技創新,以煤炭精準開采引領資源科技未來發展,未來爭取用最少的礦井數量和開采麵積支撐國家25億-30億噸煤炭需求。
【字體: 】【打印頁麵】【關閉頁麵
【相關鏈接】
局部回暖難擋樓市整體低迷  2012-07-19
【電力專項】——長三角今夏十年來或首次無“電荒” 2012-07-19
【煤炭前沿】——煤炭市場產能過剩將長期困擾我國 2012-07-19
【煤炭前沿】——庫存壓力難緩解 煤炭需求或繼續回落 2012-08-06
【房地產動態】——樓市淡季開始“拉鋸戰” 2012-08-06
關於亚游集团  |   法律聲明  |  網站地圖    
版權所有:© 2005-2012 內蒙古亚游集团煤電集團    蒙ICP備100000177號
地址:鄂爾多斯市東勝區伊煤北路35號  電子郵件:mtxzb@163.com  技術支持:中科華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