集團新聞

Events & Analysis:兩會熱點政策透視
 
單位: 作者: 時間:2019-03-13 來源:前沿觀察  瀏覽量:150
兩會是一個風雲際會的時刻,各地政商精英奔赴北京,京城各大部委的部長們也難得地在這個時期召開發布會,發布政策、回答提問。

雖然表麵上的熱熱鬧鬧,充斥了許多官話和空話,但在閃光燈的背後,還是傳遞了許多的政策動向。
 
現在,兩會時間已經過半,前沿君根據相關的信息觀察,梳理了兩會期間的一些熱點事件(政策動向),並對其進行分析。(前瞻見本公號文章《(清單)兩會要關注什麽?》)
 
Event 1 :大減稅
 
大減稅是今年兩會最大的政策,也是一個果斷的、有勇氣的政治決策。因為這樣的決策,必定會帶來一連串的問題,一些部委在這樣的決策之下,必然麵臨著“倒逼”下的執行。正如工信部部長所說,他們在討論時也沒想到會降3個百分點,以為是1或2個百分點。
 
至於減稅背後的博弈,在前沿君前一篇公號中已經作了分析(回複關鍵字 9 提取)。但減稅決策之後,如何麵對財政造成的缺口?手心手背都是肉,到底壓縮哪塊支出?如果支出不能壓縮,那麽新增的收入將來自哪裏?
 
前沿君當天在圈內進行了分析:
 
剛看政府工作報告,說幾點感受:
 
1,雖然減稅的力度超預期,但是這還是難以阻擋財政政策乏力的這個大趨勢。無論是從赤字率,還是專項債,或者各項專門的穩增長領域,比如鐵路、公路、水利、棚改四大穩增長金剛來看,在連年的穩增長這味藥吃得太多的情況下,現在再要高速增長顯然是很難了。再加上地方還有隱性債務整治的壓力,所以對於財政穩增長一塊,大體可以說是已經無可奈何地要進入中庸的疲軟狀態,那種靠財政投資刺激就能將經濟打上去的時代已經一去不複返了。
 
同樣的另外一個難題,也就是消費下墜的問題,本來也指望在這方麵出一些措施,哪怕是一些應急的短期的措施,但是現在也無藥可用了,畢竟六個錢包都要幹了。唯一可以做的就是休養生息,少折騰才能讓民眾恢複消費能力,從而在若幹年後重振經濟,年前的個人所得稅減稅是其中的一個有效辦法。任何應急式刺激消費,都不過是殺雞取卵。
 
2,所以我比較同意中金的判斷,如果說財政是相對疲軟的,那麽貨幣還是要發揮更大的作用。今年還特別提到了M2的增速,沒有再出現增速目標了,但卻與GDP增速掛鉤起來了。不知未來這樣的做法會不會保留,不管央行怎麽遊說,怎麽說服公眾,M2增速目標用處不大,這個指標還是被重新撿起來了。畢竟,發改委還是很看重這個指標的,經濟下行,就說你緊縮了,你怎麽辦?
 
減稅已經消耗了很多財政資源,整體來看,未來穩增長的主力大概還隻能是貨幣了。如此看來,基建也許近期數據會比之前好,但是全年來看卻不一定,指望基建大反彈是不太可能了。
 
3,減稅確實下了很大的決心,對於背後的博弈,今天的公號文章已經分析了,就不展開了。我關心的是如何籌措資金,增加收入。畢竟,如果不砍支出項目、錢仍然要花。最後,羊毛出在羊身上,稅是減了,其他地方又膨脹了。這幾年減稅的邏輯大體上如此。
 
現在能壓的就是是一般支出和三公了。但其實還有很多很多錢可以盤活,可以用啊。每年國資預算,都自己內部花掉了,給公共財政交了多少錢?各種企業補貼、各種資金的浪費,該歇歇了。中國的財政擠水分還是有很大空間,因為有很多錢花出來就是擾亂市場。
 
現在的辦法除了壓三公外就是盯住了肥豬,這些肥豬是國家養的,說到底是人民養的。這些供給側改革沒讓他們少賺錢,上遊賺得盆滿缽滿,現在國家有難處了,總該貢獻點吧?比如三桶油,這是行政壟斷給了你利益,賺的錢來自全民負擔加重,來自下遊的成本上升。除了繳稅,利潤上繳比例並不高,現在也許該要定向交了。還有那些躺吃利差的金融機構,吃了很多年了,都是國家給的飯,也該貢獻了。
 
這樣當然不是一個正常的機製,國家本來就是應該靠公開透明的稅收養活,如果要哪家給,哪家是不是要特權、要保護呢?但現在應急就這樣。可能壟斷利益集團得到更多的保護。這可不是長遠之計啊。
 
4,所以我最關心的是改革,是打造高標準的市場經濟,靠的是競爭。這幾年,各個市場各個領域,管製的藥吃得是有點多了,尾大不掉,許多藥現在退出來也很難,要一直吃下去。
 
政府工作報告對改革有些表述,但總歸隻是原則性的表述,比如壟斷行業改革,比如公平競爭問題,比如競爭中性原則要在“要素獲取、準入許可、經營允許、政府采購和招投標等方麵對各類所有製企業平等”,這可以做到嗎?
 
改革的聲音還是太微弱了。宏觀調控多好,水多了加麵,麵多了加水。
  
Event 2 :成立國家石油天然氣管網公司
 
今天,發改委的報告提到了組建國家石油天然氣管網公司,推動油氣幹線管道獨立,實現管網和銷售分開。
 
這並不是特別新鮮的事,因為傳言已經很久了,就如減稅一樣,現在的發布等於是終於正式落地了。

之所以說重要,因為三桶油的改革一直是硬骨頭,利益龐大,很難動,這不僅需要決心還要技巧。成立管網公司就是第一步,也就是剝奪中石油對管網的壟斷,下一步應當是在上下遊的放開。圈內有這個行業的資深人士,歡迎幫忙分析這個舉動下一步麵臨的難題及未來的走向。
 
Event  3:開行如何幫鎮江化隱性債務?
 
從年前開始,關於開行支持鎮江化解隱性債務就傳言頗盛,鎮江地區的城投債收益率也出現了明顯下行。這說明,市場相信開行的支持是真的。但是,兩會初期,又有各種消息稱並非如此,開行總行並沒有批鎮江的項目,而且這個化解和財政部所稱的化解隱性債務試點不是一回事。
 
問題來了,全國各地都在翹首以盼的隱性債務化解辦法,至今仍沒有清晰的答案。從財政部發布會和彭博專訪開行行長可以看出一些端倪。
 
190307晚評:
 
今天關注三個事情:
 
一是歐央行在宣布結束購債不到3個月時間,就推出了新的刺激計劃。前幾天,OECD對歐洲經濟的預測一下下調了0.8個百分點,這說明歐洲經濟形勢的嚴峻,法國的黃馬甲運動、德國的汽車產業瓶頸,以及意大利經濟低迷,以及英國脫歐至今懸而未決,這些都在惡化歐洲經濟的預期,而且今年歐盟還麵臨選舉的不確定性,可以是說多重問題交織在一起。
 
所以歐央行的行動很迅速,這大概是吸取了之前的教訓。在08年金融危機之後,中國很迅速、美國也很迅速,歐洲在量化寬鬆上一直非常猶豫,但很晚才推出相關政策。這次則“搶”得先機,美國僅僅是不再緊縮,但是並沒有轉向寬鬆。歐洲則在幾個月後就掉頭,馬上直接轉向寬鬆。這到底對歐洲經濟有多大的支撐還是個疑問。
 
今天還有個報道稱,意大利可能在本月與中國簽訂關於一帶一路的協議,意大利可是G7成員,如果真的簽訂,這將是一個具有標誌性意義的舉動。對待華為的問題也是,至少目前還沒有看到歐洲統一的意見。美國沒有帶領和團結歐洲,相反特朗普一直在抨擊歐洲,所以歐洲內部在繼續分化。
 
 
二是今年減稅是兩會最大的新聞,也是最大的事,所以今天財政部的發布會更會受關注。但是,現在的發布會,大多是安排好的問題,央媒配合演戲,很少有高質量的問題,所以很多是類似於一個單方麵的宣講活動。
 
我的關注點還是隱性債務的問題,這幾天也有不少圈友關注鎮江,這個撲朔迷離的地方,開行到底對它做了什麽,或者準備做還沒做什麽?昨天鄭接受彭博采訪也透露了一些信息。
 
鄭說,如果地方政府提出相關要求,國開行會積極配合。而且,他們已經和財政部就具體的項目有所溝通,包括江蘇、山西和東北的省份,溝通的幾個項目財政部都表示支持。
 
這意味著,開行的行動應該是得到財政部的默許的,或者是有溝通的。這也在情理之中,因為出資人還是財政部呢。今天劉昆說話還是霸氣側漏,大意是不僅僅要管平台,還要管金融機構,補了一句,亚游集团是很多金融企業的出資人。去年出23號文的時候,市場還納悶,財政部怎麽直接對金融機構下文了,這不是銀保會的事嗎,現在財政部可以理直氣壯,名正言順地要管,而且未來力度還要加大。
 
那麽,開行真的可以救鎮江嗎?當然是可以,一個開行救鎮江是綽綽有餘的,但是如果是十個、一百個,一千個鎮江呢?那顯然就不可能了。第一輪可以置換,也是說好了前門後門什麽的。可是後門還是沒把住,不僅僅沒有把住,而且財政部帶頭推動新一輪的PPP等模式的隱性債務,財政部自己吹牛皮,拉地方上船。然後現在發現,後門又膨脹了。如果下去何時可以了?
 
所以財科院的出來說話,不可能再有新一輪的置換了。所以,財政部反複強調,中央堅決不救助(但沒說省裏不救助)。即使開行可以救幾個地方,可以置換,但開行模式畢竟是有限的,很難推廣的。金融機構自身的壓力也很大呢,左手要幫小微,右手還要大規模救平台嗎,不太可能了。開行確實是大怪獸,力大無比,但在隱性債務的汪洋大海麵前,也要量力而行,該醒醒了。
 
三是,隱約感覺,在市場持續上漲之後,監管層對股市的態度是有些轉變的,最初肯定是欣喜,終於漲起來了。然後是嗬護,希望好好漲。但是如果漲得太快,證監會該擔心的不是漲不漲的問題,而是吃得太急,防止噎著了。所以,對配資等問題,該打擊的會繼續打擊,管理市場預期。同時,這個時候不能再吃補藥了,否則虛火過旺,從這個角度看,短期應該是不會降息了,需要等一季度的數據再看吧。
 
 
Event  4:國資效益為什麽好
 

190309晚評:
 
今天我更關注的是國資委的發布會,在各個部委之中,國資委算是比較低調,雖然其權力還是受到一些侵蝕,比如混改什麽的,似乎權力掌握在發改委手中,他們在掌握和推進改革。在一些基礎能源領域的改革也是如此,這幾年的電力領域的改革,以及正在進行的石油天然氣行業的改革,成立國家管網公司什麽的,也是發改委在推動。
 
所以,國資委主要就是設立各種指標、監督各企業賬本似乎就可以了,這是一個相當龐大的賬本,從資產負債表來看,這是一個管理超級規模資產的機構。但是如果從國資獨立的那本預算報告來看,2018年全國國有資本經營預算收入才2900億,中央的才1325億,實在是太少了。現在很多地方缺錢,尤其是減稅之後,比如公共財政已經說了,要特定金融企業和央企交更多的錢。比如,前財長現社保基金理事長樓這幾天都在放大嗓門呼籲國資劃社保的事,但是國資委大概是像沒有聽到一樣?反正去年進展很不理想,今年當然也不會安排什麽人提這方麵的問題。
 
今天開場的第一個問題還是很好,一語道破了基本麵。也就是全球經濟增長預期都在下行,可是中國的央企經營業績非常好、非常出色。這是為什麽?莫非中國的央企經營能力非常強?或者中國經濟非常好導致了和整個經濟周期不一樣。
 
當然不是,主要原因是這幾年的政策太保護上遊行業,上遊是國企為主,上遊去產能及環保導致漲價,國企當然受益啊。雖然去年一年吵得沸沸揚揚,也就是和民企國企有關的輿情,一會說私營企業的曆史任務已經完成,一會說公私合營,一會說黨組織要直接管理民企,一個比一個誇張,卻引起了社會層麵的恐慌,乃至高層最高層出來回應糾偏。但是,國企及國資委一直默默地在後麵,悶聲發大財。這才是正道啊。
 
今天的發布會有一個問題特別值得關注,兩家外媒連續追問同樣的問題,就是關於國企的優勢地位。今天的表態是:亚游集团沒有製度性的特殊安排給國有企業額外補助。
 
他還補充:關於你剛才談到的補貼問題,亚游集团也特別對中央企業進行過梳理。可以講,中國的法律法規沒有專門針對中國國有企業補貼的規定,中央企業也沒有基於所有製的補貼。就是沒有隻給中央企業、國有企業,不給別的企業。所以,國家也正在清理,各個部門也正在清理,在規範各種補貼。
 
這個表態似乎是說,從原則上看、文本上,似乎不承認有這方麵的問題,但同時又說在清理,說明也不排除這方麵的問題。很是糾結。
 
直接給補貼給錢當然也不少,當然可能也會給一些給民企。這方麵清理清理、規範規範應該要好些。但是,在市場準入等方麵問題還是很大。三桶油是典型、工業用電電價過高也是典型,這些都大幅抬升了整個製造業的成本,影響中國經濟的整體競爭力,呼籲了多年。現在也就靠總裏偶爾喊話,說要降低10%的電價,網絡說要提速降費,這個時候企業很不高興:你怎麽幹預亚游集团的自主經營啊?你政府怎麽可以直接決定產品定價這個市場競爭最重要的權利,這個都政府規定,我國企怎麽玩啊?
 
政府當然也沒辦法,機製體製不是一天可以理順,理順過程中也許還會出更多問題,所以隻好野蠻和粗暴一點,直接說你必須降價多少,定個目標倒逼。這樣的情況未來還會有。
 
國企確實比民企更靠譜,因為兄弟哥們多,出了事總是有有錢的兄弟來幫忙,反正抵賴違約國企的負責人也得不了什麽好處。民企不一樣,賴賬的收益全歸自己,所以更無底線。
 
對於大多數地方國企來看,或者政府平台來說,出了問題很容易,劃塊地就活了。資產規模立馬膨脹,然後馬上可以加杠杆。當年老黃在重慶,可是有N大注入資產的手法,將國企資本運作玩得賊溜。
 
這一兩年,國企又領了新任務,就是要在科技創新上起到引領作用。這倒也不假,在不少領域國企的實力更強。所以現在要打造10家示範企業。可是,這些企業和全球的同行比起來,亚游集团的競爭力還是很弱,雖然國內給的支持已經夠多的了。
 
現在,國企的效益還很好,所以不要指望國資委會推動什麽大的國企改革。要看就看發改委,看鶴的精力在不在這上麵,如果在可能可以推動一些,如果主要精力還是被貿易戰牽扯,國企改革的節奏估計還會繼續延後很多。
  
Event  5:房地產稅何時出台
 
房地產稅這幾年兩會都是熱門話題,去年比今年更甚。今年因為全國人大常委會的工作報告提及了“今年集中力量落實好黨中央確定的重大立法事項,包括審議民法典,製定刑法修正案(十一)、基本醫療衛生與健康促進法、房地產稅法、出口管製法……”,進而又一次引起了熱議:房地產稅真的要來了?如何屬於“確保如期完成”?
 
前沿君認為,雖然現在開征房地產比以往更急迫,因為減稅後,地方收入也受到影響。但相比穩定房地產市場而言,房地產稅也不可能火急火燎地蠻幹出來。目前的信息無任何新的變化,維持年前的年度分析《(值得收藏)年度分析報告:2019年中國巨輪駛向何方?》所做的判斷,房地產稅今年無論如何也出不來。
 
 
Event  6:央行發布會和建議案
 
央行在今年兩會上是一個活躍的角色,不僅僅通過記者會傳遞了鮮明的政策風向,而且央行係的代表委員提交了大量的建議案,這些建議案顯現了高度集中的特征,即大多數圍繞央行的中心工作來做,為央行推動政策造勢。
 
1)對於中國的貨幣政策走向,降準降息等寬鬆預期幾乎一致,在本公號年度分析中也進行了前瞻。昨天的記者會,央行也反複被問到貨幣政策方向的問題 ,比如穩健不提“中性”,易行長沒有直接回答是否代表寬鬆,而是稱“穩健”的內涵非常豐富,這個內涵主要是指逆周期調節以及鬆緊適度,這個內涵沒有變。
 
但是,在回答關於政府工作對小微企業融資難融資貴的問題,易行長的回答則是,“亚游集团也在學習……”,這句話的意思貌似是,這個提法並非央行自己主動提的,而是上麵提出的要求,央行正在學習落實。
 
易行長詳細分析了小微企業融資難和融資貴的問題,一是無風險利率一直在下降,現在關鍵的是風險溢價。顯然,風險溢價確實不是央行可以管得了的。二是特別分析了存準率下降的空間收窄。
 
相比於降息預期,降準顯然更為強烈,市場普遍認為,中國的存準率還有較大下降空間,過去最低的時期達到過6%,現在還在10%以上。但是易行長並不這樣看,他通過綜合比較國際上的存準率和超額準備金率得出結論,中國目前的存準率和發達國家的差不多。
 
所以他的結論是,亚游集团通過準備金率下調,在中國目前的情況下,應該說還有一定的空間,但是這個空間比起前幾年已經小多了。
 
2)央行係的建議案,前沿君進行了綜合分析,今年的建議集中在幾個方麵,一是存款保險製度。這與前些天金融穩定局在成都開會提出的“有序處置高風險金融機構風險,健全金融機構公司治理,紮實推進存款保險製度實施,推動完善市場化、法治化的金融風險處置機製”相一致。
 
從建議案的提出人來看,提出相關建議的有廣州分行行長、上海分行行長、金融穩定局局長、武漢分行行長、昆明支行行長、南昌支行行長、南寧支行行長等等。他們的目標幾乎很一致,就是提升做實存款保險製度:給存款保險機構現場核查、建議處罰等調查權,如果金融機構出了問題,應由存款保險機構接管,如果涉及到破產處置,應當由存款保險及機構擔任破產管理人等等。
 
二是涉及到建立獨立的金融消費者權益保護機構,包括投訴、仲裁等等。三是涉及到反洗錢,提升分支機構在反洗錢調查上的權限,擴大洗錢罪上遊罪名。四是涉及到對支付機構的管理。五是涉及到扶持小微企業融資相關的建議,有些建議成立專營的機構。
 
上述列舉的五個方麵的建議案有一個特征,都是集中出現,不同地區的分行或支行行長都提出了類似的建議,這顯然是央行在組織相關的建議案造勢。從這些建議案中可以看出央行下一步推動的政策方向。
 
Event  7:環保放鬆警示
 
去年,因為經濟下行壓力等諸多因素,環保有所放鬆,環保部也主動喊出不要一刀切的做法。故去年冬天,北方的霧霾相比前年要嚴重一些。兩會期間的信息顯示,環保政策不可能會繼續明顯放鬆:
 
“不能因為經濟發展遇到一點困難,就開始動鋪攤子上項目、以犧牲環境換取經濟增長的念頭,甚至想方設法突破生態保護紅線。”


【字體: 】【打印頁麵】【關閉頁麵
【相關鏈接】
局部回暖難擋樓市整體低迷  2012-07-19
【電力專項】——長三角今夏十年來或首次無“電荒” 2012-07-19
【煤炭前沿】——煤炭市場產能過剩將長期困擾我國 2012-07-19
【煤炭前沿】——庫存壓力難緩解 煤炭需求或繼續回落 2012-08-06
【房地產動態】——樓市淡季開始“拉鋸戰” 2012-08-06
關於亚游集团  |   法律聲明  |  網站地圖    
版權所有:© 2005-2012 內蒙古亚游集团煤電集團    蒙ICP備100000177號
地址:鄂爾多斯市東勝區伊煤北路35號  電子郵件:mtxzb@163.com  技術支持:中科華匯